夏淑琴
  老人
  我叫夏淑琴,1929年5月出生在南京。日軍進攻南京前,家裡共有9口人。外祖父聶佐成(70多歲)、外祖母聶周氏(70多歲)、父親夏庭恩(40多歲)、母親夏聶氏(30多歲)、大姐夏淑芳(16歲)、二姐夏淑蘭(14歲)、大妹妹夏淑芸(4歲)、小妹妹夏淑芬(1歲)和8歲的我,一家人住在城南新路口5號一哈姓(伊斯蘭教徒)的房屋裡,在新路口5號,除了我和妹妹夏淑芸,全家7口被日軍殺害,我和妹妹是被人從死人窩裡揀出來的兩個孩子。
  1937年12月13日上午,一隊日本兵約有30人來到我家門前敲門,剛剛打開門的哈姓房主就遭到槍殺。我父親看到這個情況,就跪在日本兵面前,懇求他們不要殺害其他人,也被日本兵用槍打死。
  母親嚇得抱著1歲的小妹妹躲到一張桌子下麵,被日本兵從桌子下麵拖出來,日本兵從母親手中奪過小妹妹,把她摔死在地上,接著他們扒光了母親的衣服,幾個日本兵對母親進行了輪姦,然後用刺刀把她殺死,併在她下身里塞進一隻瓶子。
  後來,幾個日本兵闖進隔壁房間,那裡還有外祖父、外祖母及兩個姐姐。日本兵要強姦兩個姐姐,外祖父和外祖母拼命護著我們,均慘遭槍殺。日本兵撕下兩個姐姐身上的衣服,她們分別遭到幾個日本兵的輪姦。大姐、二姐被輪姦後又被日本兵用刺刀刺死。日本兵還將我外婆的竹手杖插進了大姐的下身里。
  當時我躲在床上的被子里,由於恐懼,嚇得大哭,被日本兵用刺刀在背後刺了三刀,我當時就昏了過去,不省人事。也不知過了多久,我被4歲妹妹的哭聲驚醒,看到周圍全是親人的屍體,我們倆哭喊著要媽媽……
  我們到處找吃的東西,幸好家裡有些炒米、鍋巴,渴了就在水缸里舀冷水喝。就這樣,我們與親人的屍體一同生活了14天。後來,我倆先後被“老人堂”(慈善機構)和舅舅收養,舅舅一家生活也很貧窮,從12歲開始,我不得不自謀生計,賣過菜,做過佣人。
  就這樣,我家9口人在很短的時間內被日本兵殺死了7口人,我一想起,就忍不住流淚,眼睛都哭壞了。
  1949年10月,新中國成立以後,我的生活才開始改善。1954年,我與張鴻章結婚,我們有3個孩子。  (原標題:我和妹妹是死人窩裡揀出來的兩個孩子)
創作者介紹

足總盃

gz29gztjp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